博客网 >

学术自由主义是个好东西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严肃学术刊物  vs. 博客》下,一位署名“想说几句”的网友留下了以下留言:

雨禅教授可能误解了这位教授图书馆学期刊是严肃的学术刊物……不能混同于网上的博客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句话的意思。它是说,在学术刊物刊登文章,或发表言论是要负学术道德责任的,不能不负责任的,在我看来他并没有反对学术自由,一个对社会对学术有贡献的学者,应该是既要提倡学术自由,又要反对学术自由主义。不能在网上相互攻击。

雨僧不才,只是一位普通的图书馆员,不是教授,特此说明一下。

雨僧首先要感谢这位老师的忠告,这篇博文贴出后,雨某一直很担心是否误解的这位教授的言论,今天读到这位老师的提醒更加自己的担心。如果如这位老师所说的那样,这位教授认为学术刊物刊登文章,或发表言论是要负学术道德责任的,不能不负责任的。雨某是完全同意的。但是,雨某还想引申一下,那就是博客言论同样是要负学术道德责任,而不能不负包括学术责任在内的社会责任。在这个意义上,博客和学术刊物一样是没有区别的。我们不能把学术刊物和博客放到对立面来讨论。

雨某不仅不同意将博客和学术刊物对立起来,而且还不同意这位教授的另一个观点,那就是不利于图书馆发展的文章不能发表,这句话看似正确实乃大谬。什么是不利于图书馆发展的文章,你使用什么客观的标准来判断学术研究有利于图书馆发展还是不利于图书馆发展?谁又能够有这样的权利经过怎样的程序来判断不利于图书馆发展?学术研究的评价只能从学术研究本身出发,评价学术研究成果只能从方法是否恰当、数据是否准确、推理是否合理、结论是否新颖等诸方面来判断。如果以是否有利于图书馆发展为标准必定会影响学术研究的中立性和客观性,从而从根本上损害了图书馆学术研究的基础。更何况学术研究应该有一定的前瞻性,一些研究结论似乎和当下图书馆发展现状格格不入,并不等于不是有利于未来图书馆的发展。

学术研究自由主要有两个方面得到保障,第一是信息渠道,第二是研究内容。学人应该誓死捍卫这两个方面不受侵害,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学术研究的自由环境。这就是为什么雨某将博客问题和有利于图书馆发展问题放在一起评论的缘由。

雨某是一个学术自由主义者,当然不敢苟同这位老师的说法:“一个对社会对学术有贡献的学者,应该是既要提倡学术自由,又要反对学术自由主义。不能在网上相互攻击。”我不知道这位老师所说的学术自由主义是什么涵义,在汉语语境中,关于自由主义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一种是哲学意义上的自由主义另一种是政治团体意义上的自由主义,以前有一篇文章叫作《反对自由主义》,就是将自由主义放在政治团体意义上说的。学术研究团体不是政治团体,学术研究不是喉舌,显然谈论学术自由主义不能用后面一种自由主义的含义。

学术自由主义的核心是学术批评,这是任何学术健康发展的必要条件。缺乏学术批评的氛围,学术研究是不正常的。学术自由主义说白了就是网上相互攻击,就是每人都有权批评任何学术成果,反过来,每人又有反驳批评,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学术自由主义提倡并维护批评和辩护的权利。不幸的是,在国内学术界,学术批评的氛围不仅没有健康成长起来,而有倒退的趋势,很多学人害怕学术批评,不屑学术批评,反对学术批评。更有甚者,反对学术批评的言论不仅不像过街老鼠,反而振振有词。如果我们时常会听到一些所谓的专教授反对自己的学生写商榷文章,这样的反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时出现在我们面前,实在让我们怀疑这些专教授是否受过严格的学术训练。

学术界对学术批评的恐惧不是没有原因的,那就是20世纪中叶以来,中国的学术批评基本被扼杀,我们经历了太多的学术批斗,而缺乏学术批评。学术批斗貌似学术批评,却和学术批评有本质区别:

1、学术批斗是单向的,即只有某些人批判别人的权利,没有别人反驳的权利;而学术批评却是双向的,即人们既有批评的权利,被批评者也有申辩的权利,批评和申辩是学术批评的两个方面,缺一不可。

2、学术批评是有限度的而学术批斗是无限度的。任何自由都是有限度的,批评的自由只能存在公共领域,而不能进入私人领域。这就是学术批评的基本界限。一篇学术文章发表出来,一个学术观点提出来就进入了公共领域,在公共领域里的东西就受表达自由的管辖,任何人都有权讨论乃至批评公共领域的东西,无论多大的教授都无权扼杀批评的言论。但是,另一方面私人领域又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一个人的个人权利是不容侵犯的,言论自由、批评的权利到了私人领域,对不起,只能止步。这意味着学术批评不能涉及个人的权利、不能损害个人的权利。所以,在学术批评面前,个人的尊严是能够得到保证的。而学术批斗却没有这个限制,一直要批斗到置于死地而后快,在学术批斗面前,个人隐私、家庭生活乃至姓名权,生理特征都会成为批斗的对象。在学术批斗面前,个人尊严是得不到保障,而且是首当其冲受到侵害的。

如果我们能够区分学术批评和学术批斗,那么网上的相互攻击就不可怕了。判断网上相互攻击是否是正常的学术批评很简单,第一,要看被批评者是否有申辩的权利,批评双方是否是可以相互申辩的,如果是,就是学术批评,如果不是,就是学术批斗;第二,网上相互攻击是否局限于公共领域?有没有跨出公共领域延伸到私人领域,比方说,有没有攻击别人的生理特征、侮辱别人的人格尊严,有没有涉及别人的隐私家庭,等等。

作为一个学术自由主义者,雨某提倡学术批评反对任何学术批斗,而且呼吁大家认真对待学术批评。毋庸讳言,很多人对学术批评还不能适应,不能正确对待学术批评,这主要有两种表现,第一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回避学术批评,这种做法不是一种学者的做派,因为放一个学者的研究成果进入公共领域后,就有义务回应别人的批评,否则只能说明这个学术成果是不值得一驳的。第二是驴打滚,一听到学术批评就立马泼妇骂街,泼皮耍赖驴打滚。前些时候北师大的一位教授就表演了一次驴打滚。无论装死猪还是驴打滚,都反映了这些所谓的学者对自己的研究缺乏自信,使内心极度自卑的表现。

可喜的是,我们图书馆学界却出了一位学术英雄。这位教授提出了一个极富争议的理论,叫作读者永远正确定理。自然引来大量的批评,尤其在博客社区,批评这个理论的声音远远大于支持的声音。这位教授不仅积极回应批评,而且自费将网络博客中的批评之声一字不漏地编辑成书,出版出来。我们且不论这个定理是否成立,就从这位教授的这个举动,我们可以看出这位教授对自己学问的高度自信,在这样的自信面前,你不能不认真对待他的理论。这本著作堪称划时代作品,甚至可以说开创了一个图书馆学研究的新时代,这种基于现代网络技术的,分布式集群讨论式研究方法,奠定了图书馆学研究2.0的基石。这本书的方法论价值将远远超过其理论本身。雨某称这位教授是学术英雄,是因为做这样的研究是要勇气的,如果一位学者只会当开水烫或驴打滚,是断然没有这样的自信、勇气和风度的。

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淡不上为自己辩解,如果不当之处请各位老师不吝批评。末了,再次感谢这位署名“想说几句”老师的留言。

 

 

<< 学术批评的文化 / 严肃学术刊物 vs. 博客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ainze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