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 导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公布并将于2008年5月1日实施,是一件惊天动地的的大事,将其称作一次革命也不为过。

        中国传统政治文化是臣民文化而不是公民文化,传统的行政文化是一种统治文化而不是公共治理文化,官僚机构作为一种统治机构,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成为主导着,形成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官僚文化。这种官僚文化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官僚机构和普通百姓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公共信息主要掌握在官僚机构手中,处于信息强势地位,而普通百姓却没有知情权,处于一种信息弱势地位。这种信息的不对称剥夺了人民政治参与的能力和基本权利,是愚民政治哲学的制度体现。从21世纪的观点看,这种政治传统和行政传统是一种很"坏"的政治文化。我们之所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公开颁行是一次革命,这是因为这个条例开了中国政治信息公开制度建设的先河,这部"以公开为原则,以不公开为例外"基本原则的条例,颠覆了传统中国政治理念,开启了通向现代政治理念的大门。

        现代政治制度从18世纪发展至今,已经形成了一种以大众参与为特征的政治文化,这种政治文化的核心哲学就是确保社会成员的知情权—人民有权知道;参与权—人民有权决定;表达权—人民有权表达自己的意志;自主权—人民有权决定自己的事务。这四种权力:知道的权力、参与的权力、表达的权力和自主的权力构成了现代公民文化的核心。现代政治制度就是建立起一种公民文化的制度保障。相较于基于臣民文化下的中国传统政治制度,现代政治制度更加强调信息的公开性,强调社会信息的公开公平和公正。所以,信息公开制度是现代政治制度的基石之一,是现代政治制度的主要特征。

        这个条例目前还是一个国务院颁布的法规,还只是迈开了建设公平公开公正的中国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一小步,但从整个历史长河看,却是政府信息公开制度建设从无到有的一大步,其对中国社会的意义和影响将是十分深远,广泛和深刻的。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给中国公共图书馆带来的历史性机遇

     

        在政府信息公开制度中,公共图书馆无疑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公共图书馆是全民可以自由进出的公共信息库,如果社会公民不能在开放的公共图书馆中获取政府信息,那么政府信息公开制度就不能确保其公开性、公平性和公正性。显然公共图书馆应该是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一部分。

        现代民主社会中,公共图书馆的核心功能之一就是提供社会公众获取政府信息的法定通道。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公共图书馆是社会公众得以获取政府信息虽不能说是唯一但也是最主要的场所。早在19世纪末,英国下议院就讨论过在是否在公共图书馆中保存公共文献的问题。随着西方民主制度的发展和完善,政府信息是各级公共图书馆的主要馆藏内容之一,并设立专门的部门来管理和陈列政府信息。例如,澳大利亚建立了正式的政府文献供给项目,包括议会文献分发项目、澳大利亚统计局图书馆扩展计划和澳大利亚政府信息管理办公室图书馆免费分发项目等,这些政府信息分发项目确保了国家图书馆、州图书馆和经选择的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能够得到政府文献的复本,从而保证公众可以通过分布在不同地域的图书馆获得政府信息。(参考文献一)

        20世纪九十年代,电子政府(E-government)兴起,公共图书馆作为电子政府与社会公众的一个桥梁,更成为了重要的电子政府信息获取通道,公共图书馆的社会功能扩展为电子政府的一个社会化的,免费的存取门户,确保社会弱势群体也能自由地无障碍地获得政府信息,从而在制度上确保了政府信息向全社会各阶层公开,维护开放社会的平等原则、自由原则和开放原则。2007年12月11日,美国图书馆协会(ALA)向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The U.S.Senate Committee on Homeland Security and Governmental Affairs)关于"电子政府2.0:增进创新、合作和获取"听证会提交的一份陈述中写道:"为美国公众服务的图书馆员们从其日常工作中切身体会到政府信息对美国公众健康和生活、国家经济良性发展和维护我们的民主所具有的重要性和影响力,图书馆界支持"2002电子政府法案"这个有助于政府信息获取的法案。然而,自电子政府法案成为法律后,公共图书馆经常成为唯一能够帮助人们电子政府打交道和获得电子政府服务的机构。"(参考文献二)美国图书馆协会是在向参议院抱怨联邦政府对图书馆支持不够,这样的抱怨是铿锵有力的,因为这个陈述是基于越来越多的政府机构明确地建议人们到当地图书馆寻求帮助和上网来和政府打交道。

        可见,公共图书馆成为获取政府信息的最为重要的渠道,尤其在电子政府环境下,公共图书馆越来越成为公众与政府之间的至关重要的桥梁。更为重要的是,公共图书馆作为获取政府信息的主要通道已经深深根植在西方社会的图书馆文化中,成为一种社会意识。据英国的一项调查表明(参看文献三),英国公众最喜欢的政府信息来源是公共图书馆,见表:

    信息主题

    适合 

    不适合

    不知道

    不感兴趣

    本地市政委员会

    82.0%

    11.7%

    4.8%

    1.6%

    社会福利 

    65.1% 

    27.4%

    5.4%

    2.0%

    工作机会和职业信息

    61.4%

    27.4% 

    5.4%

    1.8%

    住房

    53.5%

    38.2% 

    6.3% 

    2.0%

    消费建议

    67.8%

    23.6% 

    6.5% 

    2.1%

    数据还表明,英国人还认为公共图书馆是获得当地市政委员会的信息最合适的地方,见表:

    来源

    百分比

    公共图书馆 

    43.2%

    邮局 

    14.7%

    公民咨询局

    12.0%

    本地议员

    5.8%

    本地市政委员会机构

    5.5%

    政府部门和机构

    4.0%

    学校

    3.6%

    公共场所的计算机

    3.5%

    银行和住房互助会

    2.0%

    医疗中心和医生诊所

    1.0%

    社区和休闲中心

    0.4%

     

        综上所述,公共图书馆在传递政府信息方面承担了重要的社会功能,是民主政治制度必不可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得到全社会的公认。然而,回顾中国公共图书馆发展史可以发现,中国公共图书馆自其诞生之日起,一直作为社会的藏书机构而存在,几乎没有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发挥过作用。中国的图书馆文化,无论是图书馆学家所代表的精英文化还是普通读者代表的大众文化,都没有把图书馆作为政治体系的一个组成部份,而承担政治沟通的社会功能。这是中国图书馆事业在特定的政治文化环境下形成的特殊性。

        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公共图书馆无法回避其内在的本质的社会功能的,和世界大多数公共图书馆一样,中国的公共图书馆也必须转型,从而承担更为神圣的无可回避的社会职责--作为社会政治体系的一部分,成为确保公共信息的公开公平公正传递的制度保障。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颁行正式为中国公共图书馆完成历史性转型提供了契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六条规定:

     

    行政机关应当及时向国家档案馆、公共图书馆提供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

    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在国家档案馆、公共图书馆设置政府信息查阅场所,并配备相应的设施、设备,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获取政府信息提供便利。

        上海市制定的《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更是明确地规定:

    行政机关应当将本机关的政府信息公开目录、政府信息公开指南和属于主动公开范围的政府信息,自目录、指南完成编制或者更新、政府信息形成或者变更之日起 15个工作日内送交相应的国家档案馆、公共图书馆供公众查阅。

        这些条例规定了公共图书馆具有确保社会成员能够平等获取政府信息的法定职责,界定了公共图书馆作为政府行政体系一部分的法律地位。也规定政府行政机关向公共图书馆提供政府信息的法定义务,这是模糊不得的。《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明确规定,无正当理由不按规定向国家档案馆、公共图书馆送交政府信息公开目录、指南或者属于主动公开范围政府信息,将被追究责任:即

    “由监察机关、上一级行政机关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由任免机关或者监察机关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追究过错责任,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政府信息公开条列》的颁行,奠定了公共图书馆作为社会公众法定获取政府信息的通道的法律框架,公共图书馆将承担更为重要的社会职责,进一步融入社会生活,成为现代政治制度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对于公共图书馆而言,显然是一个历史机遇。

     

          要完整系统地讨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对中国公共图书馆的影响,必须要讨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给中国公共图书馆带来挑战”以及怎样“抓住机遇,迎接挑战”这样两个重要命题,然而这是两个十分困难的问题,不是雨僧所能及。期待着老槐于良芝河边蒋永福竹帛斋主等高手为我们详细系统地阐述之。特别是于良芝教授,“我们都说公共图书馆是民主社会的产物,但现在面临一个机会,让我们公共图书馆可以帮助民众在获取政府信息方面做得更好一些的时候,我们却说自己做不了。”说得何等畅快!期待着大家的讨论。 

      

    参考文献:

    1.  Missingham, R.(2008). Access to Australian Government information:A decade of change 1997–2007, Government Information Quarterly 25 (2008) 25–37

    2.  ALA (2007). A statement to the U.S. Senate Committee on Homeland Security and Governmental Affairs hearing, "E-Government 2.0: Improving Innovation, Collaboration, and Access",  available on http://www.ala.org/ala/washoff/woissues/governmentinfo/egovernment/ALAEGovernmentStatem.pdf

    3.Marcella, R., Baxter, G. (2000). Citizenship information needs in the UK: results of a national survey of the general public by personal doorstep interview. Aslib Proceedings, Vol.52, No.3

     

    背景材料:

     

    老槐也博客:http://oldhuai.bokee.com/6599459.html

    河边夜谈: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3c07ab01008cri.html

<<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带来的挑战 / 桂林研讨会报告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ainze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