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开放社会与开放图书馆 (一)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开放社会与开放图书馆

导言

    自从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先生的著作《开放社会及其敌人》(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1 1945年出版后,“开放社会”成为了一个常用的术语。现在,这个术语被赋予了比“民主社会”更多的内涵,用来描述基于自由、平等和民主的社会形态。最近,英国的著名经济评论性杂志《经济学人》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民主”这个词已经被滥用,建议使用“开放社会”这个术语来表征那些“自由、法治和有公众精神”的社会。(Economist 2007)

    公共图书馆作为一个社会机构无法孤立于社会环境之外,当我们论及社会形态从封闭社会(closed society) 向开放社会转型时,自然会问:“公共图书馆是不是开放社会(open society)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这是一个貌似简单,却难以用“是”或者“不是”来回答的问题。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至少要检讨以下四个关键问题:

  • 开放社会是否需要一个社会机构来管理和传播知识?如果答案是“是”,那么,
  • 公共图书馆系统是否能够满足这样的需求?如果答案是“能够”, 那么,
  • 公共图书馆怎样才能满足开放社会的需求? 以及
  • 公共图书馆在开放社会中的基本价值是什么?

批判理性、开放社会和民主

    虽然波普尔没有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义,但是他描述了开放社会的主要特征:波普尔把理性责任(rational responsibility)看成是开放社会的基石,在他看来,开放社会中的社会成员是自主的,他们的行为取决于其个人的决定。2(Popper 1962),他进一步提出,在开放社会中,人们已经习得了某种程度的禁忌的临界点,而将决策建立在自己的智力掌控基础之上 (Popper 1962)3;建立在评估一系列的可能后果极其对这些后果的有意识的选择偏好之上的 (Popper 1962)4

    在波普尔的理论中,理性责任源自“批判理主义(critical rationalism批判理性主义是关于求知的一种西方哲学传统,它可以追述到苏格拉底。苏格拉底主张通过辩论和批判来引导人们获得知识,通过批判、质疑和反驳来逼近真理。在批判理性主义者看来,真理是一种无止境的探索过程,任何知识都是可以被批判并必须被批判的。波普尔发展了批判理性主义传统,奠定了现代批判理性主义。在他看来,我们不能证明什么是对的,但可以证明什么是错的。我们只能通过批判过程来剔除我们认识中的谬误,从而不断地逼近真知。波普尔用其批判性理性主义来解释科学知识的演化,并以此解决了困扰哲学家和科学家的归纳性问题。在解决经验科学的基础问题的同时,波普尔将批判理性主义引入社会研究,成为衡量社会理性的坐标。他论述道:辩论,包括批判以及听取批判的艺术是理性的基础5(Popper 1962) 在开放社会中,人们的理性不仅是智力活动、观察、尝试,而且也是一种“准备听取批评性争辩和从实践中学习的”态度。在批判理性主义框架下,任何决策都是可以被讨论和批评的,决策的后果也因此是可以被预期和评估的。所以,开放社会从人的角度看,是一种批评和对待批评的态度,是一种争辩的价值观,更是一种批判理性主义的文化氛围。

然而,现实中的人是不可能完全理性的,当人们各自孤立,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作出判断和决策,否则,人的行为总会受到外界的影响,从而失去批评理性主义精神,这是不难理解的。开放社会只有在人们从不相互交流,而相互孤立、失去其社会性属性时才可能存在。波普尔将这样的基于人的完全自由独立,社会决策完全基于个体的自主意识的社会称之为“抽象社会”。

对于现实社会,波普尔指出,只有日常的政治问题可能会依赖于个人的解决, 所有长远的问题,尤其是民主条件下的长远问题,必须通过非个人的制度(impersonal institutions)来提出和解决。(II, p.131). 这些非个人的制度就是法制框架。在现实中的开放社会不仅依赖于社会成员个体的理性责任,而且更依赖于制度的理性责任。在制度层面,或者说政治层面,批判性理性便成为一种制度的批判理性,即一种现实的法制框架来制度化地维护和确保的人们的批判性态度。在这个框架下,人们有“提出争辩并被聆听的权利”6 (II, p.238),因此,社会决策得以充分地被讨论和争辩,社会选择取决于批评性的辩论结果。制度批判性理性的核心是自由,波普尔说道:“理性主义是和必须建立社会性的制度来维护批判的自由、思想的自由和人的自由这样的认识联系在一起的。”7(II, p. 238) 所以,开放社会从制度层面来说,就是建立一种制度性理性来确保人们有批评的自由、思考的自由和人的自由。简言之,开放社会的制度性理性就是建立一种自由的制度。我们可以从美国宪法中的权利法案看到开放社会的制度性理性,权利法案的第一条,即被称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写道:“联邦议会不得立法建立宗教,不得立法禁止宗教活动自由;不得立法剥夺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不得剥夺人民以和平方式或者向政府请愿要求申冤的权利。”8 该法案可以说是美国社会的基石,奠定了美国民主制度的基础,堪称开放社会制度批判理性的典范。

总之,波普尔的开放社会理论从个体层面和制度层面阐释了民主社会的核心价值和文化特征。从人的角度看,开放社会的人们的行为是由批判性理性支配的,他们具备争辩和批评而不是盲从和漠视的态度,他们还具备聆听而不是拒绝争辩和批评的态度。从制度层面看,开放社会的具备制度的理性,即一种保障自由的制度。开放社会的这两个层面是紧密相连、相互依存、缺一不可的,如果没有人的批判性理性,自由的制度只能导致混乱,而人的批判性理性得不到制度的保障,那是断然不可能在现实中存在的。

开放社会是现代民主社会的文化内涵,是存在于现实民主社会背后的价值观和方法论;只有在开放社会这样的文化背景下,才会有有效的政治参与,才会有理性的社会选择,民主制度才能够有效地运行。民主社会则是开放社会的操作层面,波普尔高度赞赏民主社会,他认为只有民主才能提供一种制度性的框架,在政治领域中允许没有暴力,而依赖于理性的变革9(I, p.4),可见,波普尔“强调他是将‘开放社会’当作‘不是十分巧合术语民主’的同义词引入的”10(Jarvie, 1999)

參考文献:

Economist. (2007). The end of “democracy” : New language for a new age [Electronic Version]. Retrieved Nov 9th 2007 from http://www.economist.com/world/europe/displaystory.cfm?story_id=9935148.

Javits, S., Kennedy, et al. (1980). National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ervices act, S. 2859. Public librarianship: a reader. J. Robbins-Carter. Littleton, Libraries Unlimited, Inc.

Popper, K. (1962). 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 London, Routledge & Kegan Paul.

1 卡尔·波普尔著,陆衡译. (1999). 开放社会及其敌人(全两卷).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 [T]he society in which individuals are confronted with personal decisions.  

3 [O]pen society is one in which men have learned to be to some extent critical of taboos, and to base decisions on the authority of their own intelligence.  

4 [B] ased upon an estimate of possible consequences, and upon a conscious preference for some of them.

5 [A]rgument, which includes criticism, and the art of listening to criticism, is the basis of reasonableness. (p.226)

6 A right to be heard and to defend his arguments

7 “[R]ationalism is linked up with the recognition of the necessity of social institutions to protect thus freedom of criticism, freedom of thought, and the freedom of men”

8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9 [O]nly democracy provides an institutional framework that permits reform without violence, and so that use of reason in political matters

10 [S]tressed that he had introduced the term ‘open society’ as a synonym for the ‘not very fortuitous term ‘democracy’ ’


<< 开放社会与开放图书馆( 二 ) / 《走向未來叢書》書目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ainzen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